飞虹塔下的旷世友情——力空法师与梁思成、林徽因

2020-07-22 08:59:51 来源:临汾新闻网   浏览次数:

董爱民 霍慧芳

  这张泛黄的老照片,在时间的冲刷下愈显珍贵。

  照片里的远处,苍松翠柏错落有致,高耸入云的飞虹塔屹立在树木丛中,像一位凝重深沉的老者,凝视着这世间的芸芸众生。近处,林徽因站在中间,着一席素色的旗袍,将头发随意地挽起,浑身上下散发着温婉优雅的气质;梁思成站在林徽因的左边,斜挎着包,浅色渔夫帽下藏着一张因常在山林中奔波而晒黑的清俊脸庞;最右边便是梁氏夫妇的好友费慰梅,她是美国人,研究中国建筑的美国学者,亦是美国汉学大师费正清的夫人。

  但是,这张照片外,还有两位主角。

  一是美国汉学大师费正清,他是美国籍,历史学家、汉学家,他致力于中国问题研究长达50年,他的著作大部分都是论述中国问题的。二是广胜寺住持力空法师,力空法师曾在旧社会,三任区行政长,三任县长。后来看到反动政府的腐败,再加爱子夭折,便看破红尘,决意出家为僧。出家后,他不单单咀嚼经书,更痴迷于文学大家的诗歌文赋,对文字也有极深厚的研究。1936年的2月,力空和尚原计划去西藏拜佛,后因其他原因未能去成,便回到广胜寺。次年二月,广胜寺原住持波罗大师圆寂,在地方官绅和护法居士们的力荐之下,力空和尚接任了广胜寺住持。

  那是1937年6月的一天,力空法师外出传法,回来已是傍晚时分。监院和尚跟随力空法师走进客堂,等不得住持坐稳,就连忙汇报今日发生的古怪事:“今日晌午时分,有两男两女骑着骡子来了寺院,其中一男一女是外国人。他们说是要在咱们这儿看看古建筑,还带着一些说不上名字的测量仪器、照相机等,他们还拿着一封介绍信,介绍信上说他们是北京营造社的,我才不管他‘营造社’不‘营造社’,就把他们都打发走了。”力空法师抬起胳膊,用袖子拭了拭额头上的汗珠,笑了笑。毕竟,自从一年前,蒋唯心的一篇论文道出了《赵城金藏》的秘密之后,各界人士开始对《赵城金藏》,乃至整个广胜寺都虎视眈眈。

  最初是日本文化研究所的人蠢蠢欲动,几次派人秘密前来想要购买《赵城金藏》,甚至把价格都提到了两千银元,但力空法师都不为所动,坚决拒绝。又没过多久,蒋介石派第十四军军长李默庵前来,美其名曰:日本人出钱购买未遂,恐其仍不死心,会前来掠夺,为了保护《赵城金藏》,且由国民党的人运往西安,妥善保管,也可保广胜寺一方的安宁。但,无论何人前来,力空法师都没有交出《赵城金藏》。《赵城金藏》被多人盯梢,力空法师常常因梦见被盗而半夜惊醒,于是派人悄悄地将其从下寺转移至上寺飞虹塔内封存。

  经历了这种种的不安生,力空法师对监院和尚的做法完全理解。但又转念一想,突然想到了什么。他让监院和尚把介绍信拿出来,仔细一看,先是面露惊色,然后对监院和尚说:“我前一两个月就听说梁思成、林徽因一行人来山西探寻古建筑,我心里就寻思根据他们对古建筑的痴迷,定会来广胜寺走一趟,没想到今日来了,你却误将他们赶走,这实在是大不敬啊!”

  说罢,力空法师起身就往山下走去,监院和尚跟随其后。山路崎岖难行,在山下,力空法师每碰见一个行人都焦急地拉着人家的袖子问:“可有见过两男两女骑着骡子住在哪里?”二人一路打听询问,不知是天热还是心热,力空法师的汗从额头上一颗一颗地往外蹦,终于打听到梁思成一行人停留在了道觉镇一家旅店休息。

  力空法师径直到了那家旅店,见到梁思成、林徽因后,先介绍自己是广胜寺住持,仰慕几位大家已久,然后连连鞠躬致歉。力空法师脸上的神情仿若“他乡遇故知”一般欣喜,激动地说:“你们来考察古建筑,听我的,住到下寺寺院的客堂里吧,这样测量、研究起来也更为方便。”林徽因对这一提议很是赞同:“这些天我们就住在寺院里吧,我也体验一把出家为尼的生活。”

  在客堂将一行人安顿好,夜色已深,力空法师对两位大家一见如故,开始畅聊两位大家的文学作品。谈到林徽因的作品《你是人间四月天》,力空说:“世人一说这是你表达感情的诗作,另说这是你为儿子的出生而作,表达儿子出生的喜悦和对儿子的期望。我却认为这是你对人世间的参悟,轻风、云烟、星子、细雨、百花、圆月、白莲,无一不是这世间美好之物,心中有善,方能有此才情。”说着,力空法师情不自禁地读出其中诗句:

  你是一树一树的花开

  是燕在梁间呢喃

  ……

  林徽因慵懒地斜坐在木凳上,咯咯地笑了几声,抬手做了一个暂停的手势,接着,有腔有调地背起力空法师的诗作来:

  汾河曲处是君居,气贯凌云石鼓书。

  永福铁门难示限,太阳初出照吾庐。

  石上西坡翰墨林,霍山相对豁胸襟。

  花开当见谁园好,史笔莫如司马生。

  力空法师不禁瞪大了眼睛,他万万没有想到,誉满天下的女诗人竟记得自己的诗作。林徽因接着说:“不知法师这‘石上西坡翰墨林’讲的是哪位大师呢?我若能见上一面果真就不虚此行啦!”力空法师也来了兴致,介绍道:“这是西坡居士李圣瑞,是我的姐丈,也是我的好友。早年他一举考中县官,只可惜天生耳背,不能胜任,便一直教书。他是一位了不起的书法家,字体融合了篆书和隶书的特点,十分特别。”说到这里,林徽因便坐不住了:“哪里有他的真迹?我必须见上一见,否则我今晚定是睡不着了。”力空法师说道:“走,上寺大雄宝殿廊下便有一块碑,我带你们上去看看。”

  力空带着一行人打上灯笼就往山上走。路上,力空法师说道:“我素爱文学,对两位大家的作品更是品读甚多。”说起梁思成在《大公报》上发表过的大帅棋牌中国建筑和中国建筑师的报告,力空法师称赞梁思成是中国建筑史上开天辟地的第一人……

  来自文人间的惺惺相惜,使夜晚显得格外清幽。

  到了上寺,林徽因看到那块碑,先是称赞:“太棒了,写得太好了,有机会我定要去拜访一下这位大师。”然后翻出照相机,拍了数张照片,方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林徽因看着侃侃而谈的力空法师。力空问道:“林先生,你在想什么?”

  林徽因倏地回过神来:“师父如今多少岁了?”

  力空答道:“我如今已年过半百,五十又五了。”

  林徽因接着问:“师父已经这般年岁,是如何做到如少年一般容光焕发、步伐矫健的呢?我这次出行中,对各处环境状况的不适应导致身体更加孱弱,思成君也因早年骑车摔断肋骨而落下病根,长途跋涉让他的身体雪上加霜。”

  力空法师笑了笑说:“明天我且用我的‘养生秘笈’招待你们一番,你们自会知道答案。”

  次日,力空亲自下厨,做了一盘家常豆腐和一碟醋泡花生。林徽因看着这实在不能再普通的两道菜,露出了疑惑的神情。力空法师介绍:“这豆腐是用广胜寺纯净的山泉水磨制而成,入口细嫩滑腻,十分可口;醋泡花生,陈醋酸爽,花生香脆。这两道菜便是我师父传授于我的养生秘笈。”听了力空法师的一番话,这一餐饭下来,花生竟颗粒未剩……

  勘察开始了,按常规是该从山门主殿一一测量、调查,但飞虹塔太震撼了,林徽因的诗人气质使她的率性劲上来了,她不由分说,拽着梁思成和费正清、费慰梅夫妇径直到了塔院,她围着飞虹塔左三圈右三圈,转了一圈又一圈。林徽因像小孩子似的,指着飞虹塔,把塔身上砖砌的莲瓣、花卉、龙、凤、金刚力士、童子、菩萨、仙人等数了个遍,惊呼道:“你看那,龙鳞凤爪突起,跃跃欲飞;金刚力士威风八面,佛陀菩萨衣袂飘逸,和尚憨态可掬。”按捺不住激动的心情,林徽因着急地说:“咱们快到它的‘肚子’里看看。”

  进入飞虹塔内部测量时,力空法师亲自提着灯笼在前面引路,梁思成一行人跟随。塔内阶级每步高约六七十厘米,宽十余厘米。墙上留下的小砖孔,可容两手攀扶及放烛火。力空法师每上一级台阶,将烛火点燃,然后转过身来将梁林夫妇等搀扶上台阶。走上逼仄的楼梯,战栗之余,林徽因说道:“之前所见的佛塔内台阶都呈旋转式,直立即可走上去,飞虹塔内的台阶却呈‘之’字形,攀爬之时,必得手脚并用,向下层的佛像行‘五体投地’的大礼,以示对佛的敬意。”观察之余,林徽因不由得赞叹设计者心思之巧妙。

  梁思成、林徽因住在下寺,七月的客堂,蚊虫喧闹,力空法师将自己榻上的蚊帐取下来,拿到客堂,将蚊帐仔细地挂在梁氏夫妇的床榻上。广胜寺所处的位置山高风大,昼夜温差大,林徽因晚上整理资料,屋外凉气逼人,不幸染上了风寒。力空法师从开药方到熬汤煎药,亲力亲为,林徽因很快痊愈,没有耽误出行的进展。(未完待续)


     

责任编辑: 吉政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临汾新闻网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