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监狱登记移交文本现身汾西

2017-07-12 21:37:34 来源:临汾新闻网

    一本用纸绳穿结、35厘米见方的草纸册子,个中的记录让人惊叹!原来这是汾西县于清嘉庆七年(公元1802年)向平阳府汇报监狱情况及在押人犯的报告和移交登记簿,距今已有215年了。这是我市收藏爱好者张先生向亲朋棋牌展示的电子文档。

    该簿开头语直接了当:平阳府汾西县遵照议事上奏案件,本府信差转承司法官员命令,上级批准,接到公文后即可到任接印,不论是正在审理的案件还是以往案件及卷宗、监狱等,都要造册申送(上报的意思)。遵照公文,将前署任知县李令自嘉庆六年十月初六日到任至嘉庆七年四月初九卸任,所经手一切刑名、卷宗、盗窃案件并监狱等内容以及自理词讼,都造册登记上报。

    上报的内容有已经审结的命案册四本,未结盗窃案件册四本,示板册四本,监狱册四本,词讼册四本,印结四本,上报本府(平阳府)。时间为清嘉庆七年五月初二日刑房承送。落款人署名正堂郇行。

    登记册详细记录了前署任知县李令移交的案件;在押案犯最早可追溯到清乾隆年间到嘉庆七年,锁固监禁长达21年。

    登记簿记载,审理清楚上报的案件及在押案犯:一、和际昌在乾隆四十九年(公元1784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因疯狂病发,用刀砍伤妻子薛氏,造成薛氏身亡。按照大清例律,将和际昌永远锁固,监禁在案;二、李飞星在嘉庆二年(公元1797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调戏郝徐氏致郝徐氏蒙羞自缢身死,到秋季审讯,已经三次审理,到今年(嘉庆七年)是四次秋审,该犯仍在监狱在押;三、在乾隆六十年(公元1795年)二月二十八日深夜,庞顺铺被盗窃衣物一案已经上报。经过通报协查,脏物已经起获,只是盗贼马贼逃逸,到现在仍没有擒拿归案;四、这是一件补报的失窃案。在嘉庆元年(公元1796年)五月二十三日夜里,王玉川酒铺盗贼潜入,酒家的丢失银钱及财物,此案已经通报,经过现场勘察,脏物没有起获,盗贼仍然消遥法外;五、在嘉庆六年(公元1801年)十月二十日夜幕下,僧念赵居魁家衣物被盗一案破案后,将盗贼荀马意、李命命抓获归案,两犯均供认不讳,正要上报期间,该犯于嘉庆七年(公元1802年)三月初一晚上乘机脱逃,在爬城墙时滚落到城壕沟,跌伤死亡,已经勘察现场并验尸,还没有上报审批,在此说明。

    该移交登记簿记载了男监所、女监所的大小、坐落方向和所有设施情况。前署任李知县移交上级罗列的罪条示板一副(类似于现在的展板),一共7块,现在库房贮存,并对在押人犯情况登记和监狱财产登记一一进行核实无误。

    此外,登记簿还记载了前任知县张志濂病故于嘉庆六年(公元1801年),由本府李煌代理县事。详细列举了李知县在嘉庆六年十月六日至嘉庆七年四月初九期间狱囚米水、棉衣及银两的收支情况。不到一年的时间,监狱关押囚犯和际昌、李飞星、郭根太、王五士、刘尚言、郭小娃、侯庆,从嘉庆七年四月初五立夏起至本月九日每犯各给米水银一毫七,七名囚犯共给米水银三分五毫。另外,在嘉庆七年四月初五立夏起至四月初八将在监囚犯陈道路解押至省监狱。在监囚犯柏汝兴从嘉庆七年正月初一被判发配充徒,除发配充徒与解押到省监狱的两名囚外,汾西县监狱仍然关押7名囚禁犯。

    该登记簿、移交册的发现,对研究清代监所管理是弥足珍贵的,也是研究古代治安管理水平和案件管理的一手资料。

    亲朋棋牌王隰斌


     

责任编辑:付基恒

版权声明:凡临汾日报、临汾日报晚报版、临汾新闻网刊载及发布的各类稿件,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媒体、网站或自媒不得转载发布。若有违者将依法追究侵权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