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名将傅作义

作者:张先引

一、青少年时期

来源:临汾新闻网

  一、青少年时期

  1895年,中日战争风起云涌,这场战争以中国的失败而告终。腐败无能的清政府,与日本签订了丧权辱国的《马关条约》。就在这年的6月27 日(农历乙未年闰5月初5端午节)傅作义降生在临猗县(当时荣河县)黄河岸边的安昌村。

  安昌村地处临猗县西北的黄河岸边,往西200余米便是波浪滚滚的古老黄河。这一段黄河的河床很宽,从安昌村到河对岸,将近20华里。由于河床宽,黄河的主航道每隔二三十年就要改道一次,所以就有了“30年河东,30年河西”一说。如果改道陕西那边,河东将会留下大片的滩涂地。傅家世代务农,崖上仅有少许薄田,主要是以耕种黄河滩地为主。

  傅作义祖父傅文鼎所生二子,长子庆泰,次子庆玉。庆泰所生三子一女,长子作仁,次子作义,三子作良。庆玉所生七子。庆泰、庆玉弟兄俩共生十子,取名前面都是“作”字,后边按:“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的顺序排列。

  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安昌村西临黄河,建国前村里较富裕的大户人家,大都在黄河上经营有船只。经营的船只大多是以运煤为主,也有少量的渡船。傅作义的父亲傅庆泰,青少年时代家境贫寒,生活较为困难,年轻时在黄河的渡船上给人家当船工以摆渡维持生计。无论寒冬还是酷暑,每逢水浅船只靠不了岸,就背客登岸,挣得些许脚力钱。后经人介绍,借到陈家20两银子租得一所小船,从禹门口装上煤炭,贩运至潼关、西安。运煤利润远比摆渡背人丰厚,稍有积蓄,开始买船,船队像滚雪球一样逐渐壮大。

  1900年8月,八国联军攻陷北京,慈禧太后仓皇避难西安。那年冬季特别寒冷,皇帝、皇太后以及一大群朝臣都拥挤到西安,所需取暖用煤骤增,官买民用,西安城煤炭供不应求,闹起了煤荒,就连太后老佛爷用煤几乎也要断顿。此时,聪明的傅庆泰看到这一千载难逢的商机,将西安煤厂所有存煤全部卖给皇家。然后又从潼关以北购得煤炭三十余船售给皇家,给皇家解决了燃眉之急,就连慈禧老佛爷都激动地说:这姓傅的真是“雪中送炭!”

  傅庆泰虽说没有上过学,但他勤奋好学,多读史书和医书,处事机敏,遇事沉着,且又健谈。这次与皇家交往,深得朝臣们的赏识,慈禧太后的一个扈从以为他是弃儒经商有学问的人,硬要推荐他进京做官。被他婉言谢绝了。此次西安售煤,获利颇厚,家境从此殷实起来。后来又设立若干商号,逐渐成为全县有名的富户。

  傅作义幼年丧母,由继祖母王氏抚养。他自小聪慧敏学,记忆超群,当比他大的学生朗读课文时,他在一旁玩耍,这些学生还背不过的课文,他倒能够背诵一些。因此也颇得祖母的钟爱。

  傅作义小时候颇为顽皮,但深明大义,他最喜欢的游戏就是打仗,一次玩打仗把一位同学的头部打破,立即向这位同学赔礼道歉,并买上点心陪同这位同学回家。该同学的家长看到他如此懂道理,也就消了气,没有向他的家长告发。儿时除了打仗,他还喜欢到黄河的惊涛骇浪中去搏击游泳,还喜欢骑上烈马在那平坦的黄河滩涂奔驰。大人们常常替他捏一把汗,村民们议论说:“这娃胆子真大,从小看大,三岁至老,这娃将来要么成大器,要么闯大祸。”

  傅作义小时候热爱劳动,不论是家里的活还是地里的活他都抢着去干。比如捡麦穗、拾棉花、割谷子、碾场……,几乎样样农活都少不了他。而且脏活累活抢着干,夏收时节碾场,牲口拉在麦子上的粪便,他就及时地把他捡掉,从不嫌脏。

  他六岁时进私塾,开始接受启蒙教育。1905年入荣河县立小学堂,各门功课考试成绩均名列前茅,深得父母喜爱。1908年入运城河东中学堂,课外喜读《三国演义》、《水浒传》、《说岳全传》等小说,书中人物的忠义行为和爱国精神使他受到熏陶。当时清朝政府软弱无能,各国列强企图瓜分中国,祖国的大好河山被蹂躏,人民遭涂炭,幼小的傅作义义愤填膺,决心效仿历史上的忠臣良将,救民于水火,救国于倒悬。但他深知:“秀才造反,十年不成”的古训,他决心弃文从武,报效国家。

  1910年他便考入太原陆军小学。在陆军小学上学期间,受到孙中山领导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思想的影响。翌年在太原参加同盟会的外围组织“少年革命先锋队”。是年10 月,辛亥革命在武昌爆发,太原响应起义,傅担任起义军学生排排长,随起义军总司令姚维藩赴娘子关抵御清兵。随后又参加李鸣凤率领的起义军攻打平阳府(临汾)。袁世凯窃取辛亥革命的果实后,倒行逆施,又复辟了帝制,举国上下一片义愤,血气方刚的傅作义更是义愤填膺,谋划刺杀袁世凯。尽管刺杀未遂,也充分说明了傅作义从小就忧国忧民,志向远大。

  1912年,傅作义由太原陆军小学以优异的成积保送入北京清河镇第一陆军中学。他除学习军事课程外,对历史上的著名战役,如晋楚城濮之战、楚汉城皋之战、孙曹赤壁之战等,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是年,他因远离家乡,消费较大,又不注意节俭,向人借了20两银子,寒假回到家中,向父亲说明原因,父亲并没有责备他,而是以现身说法的教育方式,带他到黄河岸边,挽起裤腿,脱掉鞋袜,同时也让傅作义脱掉鞋袜,一同跳入冰冷刺骨的河水中,直冻得傅作义瑟瑟发抖。大块大块的冰凌顺水漂流而下,寒冰就像锋利的玻璃茬子一样,在腿上划下了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然后父亲语重心长地对他说:“我的钱就是这样背人挣来的。”傅作义深感内疚,从此,他一生崇尚简朴,无论是军衔至上将,还是位居国民党华北军总司令要职,从不吸烟,不喝酒,吃饭不过是晋南的无碱馒头、米汤和几碟素菜。着装仍然是一双布鞋,一身布军装,一床布被褥,人称“布衣将军”。

  1915年,他又以优异的成绩升入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五期步兵科。保定军校创建于清朝末年,是中国近代史上培养将帅的摇篮,它为北洋政府、国民政府,培养了一大批重臣良将。在保定军校期间,他一如既往,认真刻苦努力学习,守纪律、讲团结,尊敬师长。所有步兵四大教程及经典范令、射击、马术等,考试成绩均优。他的军事学科、术科的基础都很扎实。特别是射击,弹不虚发,名列全校第一。直到他任绥远省主席,每每到草原上去训练或狩猎,奔马举枪射击,枪枪弹不虚发,仍然能打下凌空飞翔的小鸟 。

  傅作义从1910年弃文从武到1918年的八年军校生活,把他培养成了一个典型的军人,为他以后成为统帅千军万马的著名军事家奠定良好的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