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名将傅作义

作者:张先引

十一、指挥平型关战役

来源:临汾新闻网

  十一、指挥平型关战役

  1937年“七七”事变,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共两党第二次合作,结成统一战线,联合作战。晋绥划为第二战区,部队编为两个集团军,杨爱源为第六集团军总司令,傅作义绥远省主席,兼第七集团军总司令和北路军总指挥。

  第七集团军辖35军、13军、68师、骑7师、骑2师、高桂滋部和刘汝明部,主要担负负责平绥铁路沿线上的防御任务。68师为预备队驻天镇一带待命。8月初,汤恩伯率13军从绥东赶到怀来、南口一带设防。傅作义设总司令部于装甲车上,巡行于柴沟堡、沙城之间指挥。

  经35军各部浴血奋战,收复了康保、宝昌、沽源、尚义、南壕埑、化德等伪蒙古军李守信、德王所盘踞的广大地区,伪蒙古军只好集结龟缩到张北困守。

  8月12日至8月25日,13军顽强地与日军激战10多天,日军不停地增援均未攻破防线。此时,日军从热河兵分两路进攻察哈尔省,增援张北伪蒙古军李守信和德王的困守之敌。

  刘汝明在“七七”事变之前就与日本人有秘密来往,所以抗战后既不积极围歼张北困守之敌,而是忙于转移自己的私人财产,把部队作为保护他们家私有财产的家丁,一同南撤。刘汝明撤走后,日军便乘虚而进入张北,立即南下,并以空降兵配合,很快截断平绥线,占领孔家庄车站。傅作义将军令刘汝明部和李服膺68师夹击孔家庄之敌,恢复平绥线。因为刘汝明和李服膺原来不是傅作义的部下,对傅阳奉阴违。刘汝明只顾保护自己家的私人财产,拒不服从傅的命令,而李服膺又行动迟缓,致使孔家庄之敌如入无人之境,越来越多,虽经傅部35军袁庆荣团拼死冲杀,终因敌众我寡,未能将敌驱走。就在刘汝明部和高桂滋部均各行其是的情况下,汤恩伯部的背后空虚,被敌人截断,补给难以供应,只好自行沿太行山向山西方面撤退。日军坂垣师团尾随其后由怀来向山西浑源、灵邱等地进犯,与杨爱源的第六集团军接触,阎锡山下令傅作义赶快向山西转移。按理说傅作义作为绥远省主席,理应固守绥远,但从大局出发,傅作义还是率部经怀仁、山阴、朔县,移驻阳明堡。

  “七七”事变,国共两党结成统一战线,联合抗日,山西作为抗日的主战场,共产党所属的115师、120师、129师均开赴山西抗日前线参战。并设驻晋办事处于太原,周恩来、彭德怀、彭雪枫曾多次会见阎锡山,在阎的总部,傅作义和周恩来多次商谈持久抗战的有关事宜。

  由怀来侵晋的坂垣师团,与由平绥铁路经大同南犯之敌,向长城的阳方口、茹越口、平型关发动钳形的强烈攻势。第六军团军的郭宗汾、陈长捷两部在平型关与敌展开拉锯战,情况十分危急。阎锡山急令傅作义率35军孙兰峰旅、董其武旅火速增援平型关,并命令傅作义代替杨爱源指挥平型关会战。

  9月25日,115师所属343旅的3个团由冉庄出发,拂晓进入伏击阵地。清晨天微明,坂垣师团第21旅团所属21联队和辎重部队走进伏击圈,清晨5时战斗打响,激战一天,全歼敌军获得了振奋人心的平型关大捷,由于这一胜利使平型关正面守军得以继续抗敌三天。

  9月28日,茹越口战况甚烈,旅长梁建堂壮烈牺牲。茹越口守军防线被日军突破。日军越过长城,占领繁峙,平型关守军腹背受敌。10月1日,阎锡山给傅作义下令全线撤退,赶到忻口设防。日军越过阳方口、茹越口、平型关会师南下,很快进入忻口地区。

  日军来势凶猛,武器精良,形势十分危急,光靠晋绥军这些部队是只有招架之势,没有还手之力。向来以保守著称阎锡山,只想把他的独立王国搞好,不允许任何人染指山西,此时,不得不向蒋介石请求支援,蒋介石便派第14集团军司令卫立煌兼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到山西支援抗战,任忻口会战的前敌总指挥。

  1935年4月3日,国民党给71人授了上将军衔。蒋介石是特级,10人授一级,26人授二级,34人授中将加上将(也就是三级上将)傅作义在71位上将中总排队是第16名,是二级上将的第五名,任第7集团军总司令;卫立煌在71位上将中总排队是39名,是三级上将第二名,任第14集团军总司令。傅作义从平型关撤到忻口后,阎锡山对傅说:卫立煌来晋绥作战,人家是中央军,是客军,他已任前敌总指挥,你从平型关撤下来到忻口屈从前敌副总指挥。

  我军防守忻口投入总兵力8万余人,日军投入的总兵力与我相当,但是日军的武器装备要比我们先进精良的多。敌人发起多次狂攻,我方坚守阵地,并配以短促突击,激战23天,日军3移指挥官,毫无进展。双方死伤惨重,我方郝梦龄军长、刘宗祺师长以下万余人阵亡,两万余人负伤,战事激烈时平均每小时就要损失一个团,日军损失基本与我军相当,遂形成相持状态。

  10月10日,日军占领石家庄,沿正太铁路向山西进攻,娘子关守军黄绍竑部作战不力,很快就放弃了娘子关天险而溃退,使敌军沿正太铁路进入榆次,忻口作战部队不得不后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