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名将傅作义

作者:张先引

十四、绥西会战

来源:临汾新闻网

  十四、绥西会战

  傅作义率部在奇袭包头的战斗中,给了日本侵略者以沉重的打击。日军认为:傅军的存在,是他们在西北战场上最大的威胁。为了报复其在包头失败的一箭之仇,挽回所谓皇军在中国战场上的声誉,自1940年1月起,从张家口、大同、太原、临汾各地抽调日军数万余人,汽车1000余辆,附有飞机、大炮、坦克,加上伪军的3个师,统一由日军酋黑田重德师团长指挥,向我河套地区大举进犯,扬言要在3个月之内全部彻底消灭傅部。

  傅作义将军早在奇袭包头之前,就对敌人的反扑有思想准备,预先就采取了各种具体措施,如命令兵站分散埋藏军用物资、粮食;地方政府演练空室清野;动员民众积极配合我军歼敌,等等。包头战役刚一结束,立即加强部队的调正、训练,给各部队划分了预计敌人进河套时的游击地区,熟习地形,准备向导,随时准备打击来犯之敌。

  傅作义将军于1940年6月中旬在五原召开了团长以上的部队长会议,要求大家采取机动灵活的战略战术,同敌人进行运动战和游击战。要做到:避不利、找胜利、不失机、不吃亏,使敌人想打打不上,想走走不开,要充分利用军民协作和我军对地形熟习的有利条件,在敌运动中阻击,在敌宿营时袭击,以疲惫敌人,以少牵多,以多歼少,积小胜为大胜,相机歼灭敌人有生力量。根据以上决策,给各部队下达了具体的作战任务。

  骑7师在西山嘴、马七渡口地区,阻击由前山向西进犯之敌,迟滞敌人前进后,转移至黄河右岸,威胁敌之左侧。

  马腾蛟的35师和马彦骑兵旅利用乌不浪口、乌镇之线设阵地,阻击由后山进犯之敌,迟滞敌人前进,摸清敌人主力后,转入狼山山麓,威胁敌人右侧。

  35军3个师集结五原西北的万和长、五原以北的折桂乡、五原东北的四牛头圪旦地区,随时准备机动灵活的打击敌人。

  五临警备旅、绥远游击军、新6旅、骑3师、骑4师等,各在现地相机完成狙击敌人任务后,分别选择有利地形继续打击、扰乱、疲惫敌人。

  各部队的留守人员,一律转移至宁夏、磴口、石嘴山地区。

  所有政工人员,除随军作战外,其余全部换便衣,协助地方政府,指导群众空室清野,侦查敌情,鼓舞斗志,安定人心,在敌后随时随地,给敌造成军事、政治和经济上的困难,使敌不能在河套立足。

  正如傅将军所料,日军在1940年1月31日由包头倾巢出动向西进犯。由前山西犯之敌,一路沿乌拉山南麓包五公路进犯,受到骑7师21团在蓿海滩的阻击;一路沿黄河南岸西犯之敌,于21日进至马七渡口,遭到骑7师的20团在二圪旦湾的阻击,激战终日,给敌以沉重打击后,入夜傅军转移,继续在杨高明圪旦侧击敌人,迟滞敌人前进。这些行动都起到了以少牵多的作用,给主力部队作战以有力的支持。

  在前山,1月31日敌我交战的同时,由后山包五公路向西进犯敌之主力部队,在飞机、坦克和强大的炮火掩护下,向我乌不浪口及乌镇的守军马腾蛟部35师和马彦骑兵旅发起了猛烈的攻击。由于敌我武器装备的悬殊,我伤亡甚大。此时,傅部已摸清敌人的主力。傅作义将军当即命令新31师、101师、新32师各在原驻地分别占领有利地形给敌以打击后转入指定地区,机动歼灭敌人。

  2月1日下午,突破傅军乌不浪口及乌镇阵地的日军主力部队,沿乌拉壕北狼山南麓包五公路向西进犯,在三女店以西存富圪旦地区,遭傅部新31师前进阵地91团2营的阻击,敌伤亡惨重,战斗至夜,敌未能前进一步。第二天敌进至万和长地区,又遭傅部新31师主力的阻击。两次阻击敌损失很大。

  2月2日下午,突破乌镇向南进犯五原之敌又遭傅部101师在折桂乡,32师在四牛头圪旦的阻击。我军利用砂梁、土丘和旧有围堡的残璧、废墟,与敌展开肉搏血战,使敌飞机、坦克、大炮一时难以发挥威力。为时4时的战斗,给敌以重创。至夜,敌军向后收缩。此时我军各部奉命脱离战斗。原计划,101师向狼山湾、板匠圪旦转移,新31师向囫囵补隆、柳树泉、傅家圪旦地区转移,新32师向蛮会、贾来保地区转移。司令部也在当晚转移到临河东南,黄河北岸小召附近的黄家壕。

  敌人主力北部的一路在2月3日侵占了百川堡;南犯的一路进占了五原。正在敌人得意忘形,认为傅部已被歼灭,至少也是溃不成军,起码在短时期内不能回复作战的时候,蒋介石也主观的认为绥西败局已定,无法挽救。电令傅作义将军到兰州代理朱绍良职务(第八战区司令长官朱绍良患病修养),部队撤至石嘴山地区,指派专人负责。傅作义将军坚决拒绝了这一命令,回电说:“将不离兵,兵不离土,将不离兵兵有主,兵不离土土能存。为了保卫疆土,不惜任何牺牲,坚决与敌周旋到底。”当即给各部队下达了如下指示:1、敌人这次调集平绥、同蒲全线兵力,大举进犯绥西,使其后方空虚,因此绝不可能长期陷入河套地区,敌力求与我速战速决;2、我军现在已转入安全地带,敌人对我无可奈何,希望我全体将士本着抗战必胜的信心,在各自地区采取灵活机动的游击战,疲惫消耗敌人,相机打击敌人,待机进行反击。

  2月3日,一整天敌机不停地对傅军进行狂轰滥炸轰炸。黄昏时节,傅军司令部为了指挥方便,少牵扯主力部队的战斗力量,即转移到黄河南岸的什纳格尔庙。当晚正是农历的除夕,虽是人困马乏,仍然人人精神振奋,谈笑风生,在炮声隆隆,寒风猎猎,黄沙漫漫中度过了一个辞旧迎新的战斗春节。

  2月3日至6日,敌人先后进占了五原、临河、陕坝、百川堡,先头部队到了宁夏交界的三盛公和头、二、三道桥。敌人得意忘形,大肆宣传他们的胜利,殊不知已经进入了傅部的包围圈。正在这时,张家庙五临警备旅对敌伏击成功,百川堡32师拦击敌人得胜,打得日本侵略者晕头转向。

  敌人由于战线拉得过长,从平绥、同蒲各地调来的日军不能久留河套,不得不缩短战线向东撤退。傅将军得情报后,立即命令32师兵分两路急进临河、陕坝,收复两地。从此,敌军退至丰济渠以东。临河、陕坝重归于我。

  敌人退至五原后,主力回师大同、张家口、太原等地。为了指挥方便,傅部司令部由什纳格尔庙移至临河东亚马来。主力35军各部开至坞家地以西,集结整训待命。游击部队在五原、安北一带对敌袭扰,迷惑敌人。主力部队加紧训练,准备反击,收复五原。

  绥西战役,自1940年1月敌准备西犯,至3月中旬准备反攻五原为止,傅将军面对强敌,在3个月的时间里,他运用以游击战配合运动战的战术,采用避其锋芒,打其侧翼,分址围歼的战术。同敌人周旋,打得敌人躲不胜躲,防不胜防,只好龟缩五原城中。待到春季,绥西一带,河水解冻,道路翻浆,很不利于重武器和机械化部队行动。有效的打击消耗了敌人,保存了自己,为收复五原创造了有利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