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名将傅作义

作者:张先引

十七、与共军争地盘三战三捷

来源:临汾新闻网

  十七、与共军争地盘三战三捷

  傅作义13年抗战,特别是8年全面抗战以来,与共产党互相学习,并肩战斗,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抗战胜利后,国共两党争夺地盘,双方打得你死我活。尤其是当他看到有的哥哥在他的部队,弟弟又在共产党的部队;有的父亲在他的部队,儿子又在共产党的部队,深感这仗是不能再打了!对他刺激最大的一次,是他的部队抓了解放军的俘虏,有一位跟随他多年的老兵找到他哭诉着说:总司令,这些俘虏中就有他的儿子。傅作义将军听后用晋南方言连声说:“造孽哩!造孽哩!这真是‘同室操戈,相煎何太急?’”对此,傅作义将军深感苦恼。1945年冬,他便向国民政府写了辞呈,用现在的话说就是辞职报告,表示不愿意打内战,决心引退,但未获批准。1946年春,国民党在重庆召开政治协商会议,傅再电蒋介石,请求退休还乡,4次提出辞呈,蒋介石均复电“慰留”。蒋介石要把傅作义牢牢地绑在他的战车上。辞职不掉,作为一名军人,只能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傅在与解放军连续三次大战中,取得了三战三捷的“辉煌”战绩,这在国民党的高级将领中是极为罕见的。在电视连续剧《北平战与和》中,周恩来对傅作义有这样一段评价:“抗战以后,傅作义同我们打一直占上风”。这是对傅作义将军在解放战争初期比较含蓄的肯定。历史往往都是由执政党撰写的,因为政治的原因,这一段历史就鲜为人知了。随着时代发展,人们思想的逐步开放,我想应该归还这段历史的本来面目了。

 

  第一捷,绥远争锋

  1945年8月16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的第二天,傅作义作为国民党第十二战区司令长官就接到蒋介石的密电。委派傅为长城以北热河、察哈尔、绥远三省的受降官,命其战区部队速沿平绥线东进,火速接管包头、归绥、集宁诸城市,接受日军投降,收编伪军。要求行政人员随军前进,及时建立各级政府。

  接到蒋介石的命令,从内心而言,傅是不愿打内战的,

  但绥远等地曾是他苦心经营多年的势力范围,被日军占领,如今正好可借“圣旨”收复故地。于是,他调集一手组建的嫡系部队从五原出发,向东进军。当时傅部所辖计有第35军、第67军、暂编第3军、东北挺进军、新编骑兵第4师等部,约5 万1千余人。至9月11日先后攻占包头、归绥、集宁、丰镇等地。并准备伺机配合北进的国军主力向张家口进攻。

  然而,傅作义所占之地,正好也处于中共晋绥和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辖区。且直接威胁到晋察冀抗日根据地首府张家口。9月11日中共中央军委向各地发出了大帅棋牌“各战略区粉碎蒋军进攻”的电报。要求全部占领察哈尔、热河两省,争取东北优势,推迟蒋军深入华北。决定布置几个有力战役,打击顽军气焰。计划集中晋察晋军区和晋绥军区主力,在绥远境内消灭傅作义一部或大部,争取收复归绥(今呼和浩特)。

  9月中旬,晋察冀军区集中9个旅,编成3个纵队由聂荣臻率领西进草原。而晋绥军区则由贺龙指挥5 个旅北越长城。两部总兵力共约5万3千余人。常言道国无二主,军无二帅,贺龙、聂聂荣臻二人都是中共军中的重量级人物。两人同时参加一场战役,谁来指挥是个大问题。虽然贺龙曾主动提出由聂荣臻统一指挥绥远战役,并得到中央军委的同意,但在实际行动中,却无法实现。两位老总出于习惯性的责任心,总是要亲自掌握第一线的局势,而部队又习惯性地向自己的老首长请示汇报。于是,绥远战役解放军实际上还是有两个指挥部。

  抗战中期,百团大战之后,为适应残酷的敌后斗争。八路军部队化整为零,以团为单位分散活动。战术也以游击战为主。作战只有几百上千人的规模。抗战胜利后,部队重新集结整编,对大兵团作战还不适应。尤其是晋察冀部队,抗战后的第一仗就来到了非常陌生一望无际的大草原,离开了山地和平原地道的依托,部队就更不适应了。

  10月18日,晋察冀部队进攻隆盛庄,拉开了绥远战役的序幕。经过三天战斗,虽攻占隆盛庄,傅部主力新编骑兵第4师突围而去。随后晋绥军区部队也连占凉城、陶林、丰镇,切断了傅作义与阎锡山的联系。傅作义见解放军来势汹汹,避其锋芒,急忙收缩部队。并将原伪蒙骑兵也拉至麾下,以壮大实力。

  晋绥军区司令员贺龙洞悉了傅作义的企图,指挥所部改变原计划,力求在傅军集中之前,歼其一部。10月24日,晋绥军区部队围攻卓资山。120师358旅担任主攻,独立第1旅和独立第3旅助攻。经一夜激战歼灭傅军第67军新编第26师4000余人,并击退傅新编32师的增援。同时,晋察冀部队攻占集宁,傅部第35军军部携第101师及时西撤。晋绥军区部队未能及时截住这部傅军,致使其退入归绥城。

  傅作义于10月26日将第35军、暂编第3军、新编骑兵第4师等部6个师集结于归绥。蒋介石也从重庆空运来一个重迫击炮团增援。10月底,解放军包围归绥。聂荣臻亲自指挥攻城作战。

  据守归绥的傅作义并没有采取被动防守的策略。而是采取了“以攻为守”的战术。在十多天内,先后对解放军阵地发动了五次较大规模的反击。延缓了解放军的攻城准备。而解放军则因为缺乏攻坚经验和炮兵,其后多次攻城未果,双方在归绥形成对峙状态。

  解放军进攻归绥毫无进展。中共中央军委便致电贺、聂,命以一部监视归绥,以主力西进攻占包头、五原等地。解放军绥远前线指挥部没有领会中央意图,仅由晋绥独1旅、骑兵旅与晋察冀骑兵旅第2团组成挺进军,西攻包头。

  当时,包头守军为傅部三个补充团和第12战区别动队,以及原伪蒙李守信部骑兵第4、第5、第6师,王有功部骑兵第3纵队和鄂友三部骑兵第5纵队残部,共1.2万余人(伪军骑兵师人数很少)。双方又在包头形成相峙局面。贺龙与聂荣臻商量后,派358旅两个团增援包头,但仅占领外围据点,仍未能拿下城池。这时,宁夏马鸿逵派了一个骑兵师来增援包头的傅作义军。情况对解放军来说十分危急。

  聂荣臻、贺龙等人商议后,拟派晋绥军区部队全部西进,力求攻克包头,留下晋察冀军区部队围困归绥。但此计划遭到中共中央反对。中央指示聂荣臻应率晋察冀主力与贺龙部一同西进。只留部分适当兵力围困归绥。然而聂荣臻担心主力西进后,归绥傅军出城反击打败势单的围城部队,进而切断远征包头解放军的后路。没有立即执行中央指示。

  晋绥军区部队在塞外零下十几度的严寒中作战,但由于缺乏攻坚装备,且衣着单薄,生活保障困难,激战数次,终未能攻克包头。12月4日夜,晋绥部队撤围包头。这是自抗战以来,晋绥部队打的第一次大败仗。有的干部战士们痛哭,有的骂娘。一位情绪激动者甚至打了参谋长张经武。因为人们认为张经武制订的12月2日攻城计划有问题。

  12月13日,聂荣臻只好下达了停止绥远战役的命令,各路解放军撤回原根据地。就这样绥远争锋,傅作义以5万1千人对解放军5万3千人,双方从10月18日到12月13日,在绥远打了将近两个月的争夺战,其结果是傅作义大获全胜,绥远的包头、归绥、两大大重镇全被傅作义占领。

 

  第二捷,解大同之围

  1946年6月,蒋介石完成了大规模内战的准备后,撕毁国共两党在美国调停下签订的“停战协定”,对各解放区发动了全面进攻。

  全面内战爆发前夕,中共已预见到蒋介石必将大打。由于国民党军在兵力与装备上占据绝对优势,中共中央对全面内战的总体指导思想是“以打促和”。中央军委的战略部署是向国统区举行大规模反击作战,即向外线进攻。在北方夺取三路四城(即正太路、同蒲路和平汉路北段,四城即大同、太原、保定、石家庄)。

  在此战略部署下,6月16日晋绥军区发动了晋北战役,历时两个月,歼灭山西国民党军阎锡山部8600余人,攻克九座县城。使晋北重镇大同成为一座孤城。

  大同是山西的北大门,是阎锡山在晋北最后一个据点。也是晋察冀与晋绥两解放区在联成一片的惟一障碍。由于其地位极为重要,还在晋北战役中期,晋察冀军区就开始酝酿夺取大同。8月2日,聂荣臻主持召开了晋察冀和晋绥军区联席会议,具体讨论了攻打大同问的方案。尽管会上有人提出大同城坚,我军缺乏炮兵和攻坚经验,应先打平汉线上敌人的薄弱环节的建议,但大多数人还是认为攻取大同有把握。晋绥野战军副司令员张宗逊提到傅作义派兵东援大同的可能性。但大家又认为,国民党军历来喜欢各自打扫门前雪,各管各地盘,援救友军不肯出全力。出身晋军的傅作义曾受阎锡山压制,本来就有积怨,再加上大同又不是傅作义的管辖范围,所以他出援的可能性不大。即使傅作义出援,兵力也不会很大,最多做个样子。因此,会议决定发动大同战役。晋察冀野战军派出5个旅零3个团,晋绥野战军派出1个旅零两个小团(无营级机构,每团直辖5个连)联合作战。吸取绥远战役的教训,为统一指挥,组成了大同前线指挥部,由张宗逊任司令员,罗瑞卿任政委,杨成武任副政委。

  7月31日,盛夏酷暑,大同战役打响了。战前会议上原计划20天扫清外围,再10天拿下大同。然而由于阎锡山事先预料到解放军晋北取胜后一定会进攻大同,提前做好了充分准备。所以大同外围战进行的相当艰苦,足足打了34天才扫清外围。

  大同被围,除了阎锡山着急,远在南京的蒋介石也十分关注。蒋介石十分清楚阎锡山打不了仗。蒋介石又非常不愿丢掉大同这个战略要点,但其嫡系中央军远水又救不了近火,只好令绥远的傅作义发兵增援。而傅作义聪明过人,他清楚大同是阎锡山第2战区地盘,要他损兵折将为“阎老西”做嫁衣,他才不干那种傻事。因此以各种理由拖延,按兵不动。傅作义迟迟不出兵,蒋介石就着了急。赶快与幕僚们商议,想出一计。签发一道命令,把大同划归傅作义第12战区管辖。如此一来,大同就成了傅作义的地盘。

  早对大同觊觎已久的傅作义立即积极了起来。先派周北峰赴解放区,与解放军大同前线指挥部谈判,施行缓兵之计。同时,他召开了参战部队团以上军官会议,对作战要旨和部署作了详细讲解。然后集结了第35军新编31师、暂编第3军两个师,及4个骑兵师,共3万多人,于9月3日分南、中、北三路向卓资山、集宁进发,以救援大同。傅部名将董其武担任第一线主攻部队指挥官,孙兰峰为骑兵总指挥。

  解放军根本没料到傅作义部行动如此神速,出动兵力如此之多,在大同北面的要点卓资山只放了1个旅阻击。在傅部猛攻下,9月5日卓资山失守。大同前线形势突变。前线指挥部决定首先歼灭傅作义增援部队,然后再攻打大同。张宗逊和罗瑞卿亲率3个旅北上打援,由于兵力不足,急忙增调杨得志的晋察冀第一纵队参加大同战役,通知其火速增援。

  卓资山失守后,由于侦察不力,通讯联络不畅。大同前线指挥部错误地将打援部队集结在麦胡图附近。而傅作义部主力暂编第11师、暂编17师、新编31师却秘密绕道东进,到达大同西北要地集宁附近。解放军指挥部直到9月8日才得知这一情况,遂急速将部队转向集宁。著名的集宁会战拉开了序幕。

  9月9日,大同前线指挥部和先头部队赶到集宁南郊。第二天上午8时,傅军3个师在空军配合下对集宁城发起攻击。此时,防守集宁的只有解放军绥蒙军区两个小团和配属作战的第27团,兵力单薄。好在守军英勇坚持到了晋绥军区358旅和独1旅赶到。这两个旅已经过上百里路的急行军,赶到集宁后,不顾疲劳,立即投入了战斗。11日,晋察冀军区陈正湘纵队4个团也到达了。当夜,解放军打援部队对攻城的傅军3个师发起攻击。此时,集宁前线的形势是傅军3个师将解放军约1个大团和2个小团压缩在城内,而解放军增援部队10个团又从外围试图实施反包围,且解放军第三批增援部队杨得志纵队9个团也逼近集宁。集宁城下的傅军已处于极为不利境地。此时解放军前线指挥部作出第一个错误决定,没有组织连续进攻,给了傅军喘息和整顿的机会。12日下午,激烈的战斗重新爆发。傅军新31师和暂11师破釜沉舟,再度攻城。占领了集宁城西南角。与此同时,傅作义派遣的后续部队第101师和新32师逼近了集宁。此时,解放军集宁前指又作出了第二个错误决定。停止了对围攻集宁傅部的攻击,掉转主力西进,企图歼灭来援的傅部第101师。第二天拂晓,集宁城下傅军乘解放军主力西进打援之机,一面夺回失去的阵地,一面并积极策应第101师东进。傅军新32师和新骑4师又及时尾随101师而至,使解放军打援计划泡汤。9月13日,傅作义部6个师在集宁汇合,抱成一团。解放军前指看到部队经几昼夜鏖战和往返调动,既疲劳,又饥饿,而企图在集宁歼灭傅部已无可能,遂决定放弃集宁,撤出战斗。随后傅作义率兵直扑大同,解放军被迫撤围大同。大同、集宁一战傅作义再获大胜。

 

  第三捷,夺取张家口

  张家口(时称张垣)是晋察冀解放区首府,也是当时共产党领导下的最大的一个城市。9月10日,蒋介石下达了进攻张家口的命令。要求北平行辕指挥第11、第12战区主力从东西两面向张家口发动进攻。一时间,张家口上空战云密布。

  由于解放军在此前的大同、集宁战役失败,晋察冀军区部队损失较大。因此,对于张家口是守是弃,晋察冀军区和中央意见分歧很大。经过激烈讨论,最终决定利用张家口地区有利地形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在必要时放弃张家口。

  在占领张家口的问题上,蒋介石与傅作义之间存在一定的矛盾。在华北地区,傅作义已两胜解放军,而蒋介石嫡系却无较大建树。因此,蒋介石一心想让其嫡系李文兵团先占张家口,不使其落入傅作义手之。傅作义虽对张家口亦有夺取之心,但所部在集宁会战中虽胜解放军,但自身损失也不小,让他心存忌惮,不敢贸然东进。于是傅便摆出了一个出兵的架势,却实际采取观望态度。

  聂荣臻对蒋傅之间的矛盾作出分析:判断东面为敌军主攻方面,所以把兵力重点放在东面。晋察冀军区投入到东线战场的有8个旅以及大量民兵。并成立了晋察冀野战军指挥机构,以萧克为野战军司令员,罗瑞卿任政委,耿飚为参谋长。为配合张家口保卫战,晋察冀军区命令下属的冀热辽军区部队向热西和平宁路出击,命杨成武指挥野战军1个旅和地方部队5个旅发起平汉路北段战役。

  9月29日,国民党李文兵团4个师在飞机和坦克掩护下,向怀来地区发起攻击。张家口保卫战正式打响。解放军第二纵队2个旅凭借野战工事,英勇抗击。战至10月3日,国民党军依旧进展不大,进攻受阻。10月4日蒋介石派参谋总长陈诚赴前线部署进攻怀来的方案。陈诚决定调李文部2个师从怀来东侧迂回解放军侧背。但国民党军的企图早已被晋察冀野战军预料到,东面解放军主力5个旅零1个团由杨得志、苏振华指挥,在马刨泉、南石岭和镇边城3次战斗中消灭迂回敌军3200余人。这样一来,李文兵团无计可施,被彻底挡在了怀来以东地区。

  蒋介石见东线嫡系部队战况不利,西线傅作义又只打雷不下雨,按兵不动。情急之间,他又决定重演几个月前的利诱之计。手书一纸命令,把张家口划归傅作义的第12战区,以城相许,促使傅作义出兵。傅作义一见时机已到,有利可图,立刻积极行动起来。

  中共中央军委为了解除晋察冀军区在东线作战的后顾之虑,曾命晋绥军区一部牵制傅作义军。但聪明的傅作义玩了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他一面命大将鲁英麟率两个师及铁甲车、大炮从大同出动,使解放军误判其重点进攻方向;另一面调集4个师从集宁出发,向东穿过几百里草原,绕商都突袭张北,尔后从北面偷袭张家口。当时,中共晋察冀军区情报部门已破译国民党军电报密码,认为敌军行动基本在掌握中。然而,傅作义为了保密,在自己部队中另搞了一套密码,没有使用国军统一的密码。因此,中共情报部门也没能及时发现傅作义部的进攻计划。

  10月8日10点,傅部先头部队新骑4师在孙兰峰指挥下抵达张北县。下午3点攻克张北城。下午4点解放军援兵4个连赶到张北城南,被傅部骑兵冲散。情况到此地步,中央军委和晋察冀军区仍然没有对傅作义东犯意图和兵力作出正确判断。军委认为傅作义东进张家口兵力至多不过万人,主力是从大同东进。而窜至张北的只是傅部一小部兵力,命令立即击灭。而晋察冀军区虽与9日上午得到内线信息,知敌情可能有变,却仍判断傅军主力尚在东进途中。决定组织晋绥军区和晋察冀军区部分部队阻击由大同、阳高东进的傅军。

  此时,张家口共军只驻有1个教导旅。该旅刚参加完大同、集宁战役,在撤退途中因缺乏与骑兵作战经验,吃了大亏。正在张家口休整补充。因傅部占领了张北,该旅奉命前往张北城南25公里处的狼窝沟设防。10月10日上午,傅军新骑4师向狼窝沟发起猛攻。战至中午12时突破教导旅两道防线。傅作义部进攻之快、之猛,势头之大远出乎解放军意料。10日13时,中央军委终于查明了准确敌情并电告晋察冀军区。可惜,情报来得太晚了。

  傅作义奇袭张家口的主力部队已在张北以南完成进攻准备。先头部队距张家口市区不足40公里。解放军各部均已来不及增援。10日晚6时,聂荣臻决定放弃张家口。因事出突然,晋察冀军区和边区政府机关紧急转移,各种物资连夜抢运。所幸国民党军不擅夜战,晚上一般不会发动较大进攻,且教导旅死死缠住傅部,使其前进困难,为转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10月11日,中共军队和政府人员全部撤离张家口。傅作义便夺取了张家口,第三次获大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