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印本里的秘密——力空法师故事拾忆

2015-01-15 15:54:04 来源:临汾新闻网

这是一本珍贵的石印本,32开大小的小本子看上去有些年头。从红色但有些残缺的封面上依稀可以辨认出《任公智齐碑匾德荣暨子基川先生夫妇古稀大庆》的名称,翻开里面一看,白底纸上印着红字,单从印刷和纸质上就能看出是有些年头的。这是一本珍藏的石印本,全册是由任基川的女婿马圣瑞记录,但这一切却与赵城名人任重远不无关系。

力空(俗名任重远)把自己一生的经历大部分记录在了《念死法师年谱》上,在力空法师还叫任重远的时候,年谱》上记录他36岁那年的经历只用了寥寥几十字,“民国十五年丙寅,是年任重远双亲逢古稀高寿,诸亲友造门祝贺,同日又为铭儿完婚,家内酬客……”然而文字的苍白终究抵不过历史的见证。亲朋棋牌看了石印本上的文字,脑海中立现了当时任府热闹场景,原来那一年任府的故事远不止此:“任重远为祖上立碑,任基川与夫人同登古稀,同时任重远儿子又举办婚礼等等。整整一本影印册记录了当时的情景,是日任府张灯结彩”,凡此种种无不显示那时任府的热闹。

饮水思源为祖上立碑

那年任重远已36岁,为官几任政绩卓越,但终没有忘祖上功绩,做人不忘本也是他成功的原因。说起在那一年立碑,还要提到任基川夫妇同寿的契机,因古稀高寿在那个年代也不多见,任重远为替父母感恩祖上庇荫,同时也是整理祖上言行让后人学习。

碑文《任公智齐德行碑记》中写道:“任公在日孝悌忠信,急公好义之事则彰彰在人耳目。”寥寥十几字总结了任公智齐在世时的人生信条,而他的后辈任重远也深得他的影响。碑记中这几句总结了任智齐做过的几件事:孝,“父病目不交睫,衣不解带”;悌,父母去世后的薄田草屋等财产悉数被任兄弟占去,欣然无怨色”;忠信,任基川被选为村中公正之人,后又推选为村政之模范。总结这一切,无不践行孝悌忠信的美德,是为后人学习的榜样。

因为任基川的品德在乡间流传甚广,其后人任重远又沿袭了这一品质,官途和为人也都为人所赞,任重远甚至得到了当时山西政界最高长官阎锡山的亲睐。在立碑之际,当时的山西督办兼省长阎锡山赞赏任重远和他祖上的优秀品质,特地奖“相邻表率”匾额以示表扬。如此重视,对于当时只是县长的任重远也颇为受宠若惊。

举行家宴得亲朋祝贺

如今年过古稀者多数,不足为奇。而在民国十五年,任重远所处的那个年代,“人生在世能有几何,上寿亦不过百年”,古稀算的上是高寿,父母同过古稀也更不多见。那一日任府,“锦幛充斥,鸿文累牍,高朋满座,献酬交错颇极一时之盛事。”那个年代,给父母过寿是家中大事,何况是高寿更值得庆贺。

是日高朋满座,为官几任,来给任重远道双亲之贺的人也不在少数。粗略统计整本册子,单就过寿那一天所送的牌匾就已达上百之多,一为任重远双亲道贺,送匾之人多是任重远官场朋友、同僚,更有所任职县区的百姓联名祝贺。

再是对任重远历年政绩的表扬,大部分是来自霍县、曲沃县、灵石县等山西当地的贺词,更有来自远在安徽财政厅长的贺词,以此机会表达对任重远为官之道的景仰。祝寿贺词不仅贺任重远父母双寿,而且也是贺任重远父母有儿如此让人也深表赞叹。

双亲过寿本是大喜,同日任重远又给儿子任铭三完婚,于家内酬客,如此可谓好事成双。

为民办事受百姓爱戴

从诸多贺词中可窥见任重远此般受重视的缘由。寿序中的贺词里有这样一段话,“伊始即访求地方利弊,粗衣布履,错伍凡民,而人多不知为区长。”这是隰县人民对任重远在职期间的印象。“在任时仅三载,利无不兴而弊无不除……而民思弥切”这几句写出了任重远给当地民生的改革和百姓对他的爱戴感激之情。

贺词中描述了任重远曾在隰县任职过的功绩,写了他做的几件实事。当时的隰县地处偏远且多盗贼,给百姓生活带来诸多不便,任重远任职后决心惩处盗贼,软硬兼施,莠化为良,故公在任数年,无盗案发生,即田间穷发之事亦无闻见。”一时,夜不闭户,路不拾遗,民庆安堵,俨然一副鸡犬不惊的情形。

任重远不仅为百姓惩恶,也教会他们扬善。因为科举改新后当地民众对文化不重视,二十五岁以下青年十之有九目不识丁,任重远结合当时情形对适龄青年施行义务教育,当公去任之时,男女国民学校已设立二十余处”,文化氛围已然是人人识字,家家书香。不仅在文化教育方面有所成效,在经济建设方面也非常重视。

任重远在当地设立女子传习所,教会赋闲的妇女纺线,后又在重要村子设立分所让妇女就近随时学习,这样一来“织布之人已传会多数,女有织业不为男累”,不仅解决了当地剩余劳动力,而且也为当地经济做出重要贡献。后又在经济发展上给当地百姓创造便利,修了一条通往蒲县的便捷路,利于民众运输煤炭,这样一来隰县的经济也走上了发展之路。

贺词中每表达一则事情都以“非公赐乎?”结尾,无不体现隰县百姓对任重远的感恩之情,追本穷源,说到底这一切的改变也离不开任重远。

政绩显著获名誉奖章

当官即为民作主,任重远当属此类。要是任重远还在这几县当职,歌颂者免不了有阿谀之嫌,所送贺词可能言不由心,但离官几年却还有道贺牌匾,不得不归功于任重远本人的能力。

从翻开的石印本中,看到这样一段话,是由紫川居士写的:“家逢喜事人民藉以歌功颂德本属常事,但歌颂现任与歌颂前任者究有不同。”歌颂现任者往往亦多为过谀之词,但是当时任重远早已调任几地,与待过的县区无过分联系,道贺之人不乏离职几年之地的百姓,如此得民心可见一斑。

那一年是民国十五年,36岁的任重远深受上级重视。当时的山西省长公署颁布存记县长规则,任重远因功绩卓越,从核实他的历年成绩来看完全有资格被记录到县长存记中。后来又因为办理防务及村政功绩显著,获得省长颁给的银质名誉奖章一座,记大功二次,以此表彰。

这个珍贵的影印本一直被赵城马应运老人珍藏,记录者马圣瑞即是马应运老人的爷爷,一眼看过去这册子并不起眼,但对于研究历史和家族故事却很有价值。马应运老人说道:这个本子是我们家族流传下来的,有关任重远的那些故事也是在老人口中一辈辈传下来的。留着这本册子,不仅是为纪念,更多的是让后人学习祖上做人、做事的优良品德,这种无形的财富才是我们后人值得保留的。”

       亲朋棋牌 王隰斌 遆红戎

责任编辑:

相关阅读

    本文暂无相关文章!